搜尋
  • Clare C. Chan

前世回溯治療系列(1) — 緣起

已更新:11月29日

很多人知道我在學習做前世回溯治療都感到驚訝,也十分好奇。前世回溯治療還未普及,是一個很神秘的領域,因此不少人對它有所誤會及懷疑。


第一次接觸前世回溯治療,是十多年前的事。那時碰巧看到美國精神科醫生Dr. Brian Weiss 所寫的書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中文書名是《前世今生》),閱後心中很觸動、很深刻。由於當時仍未進入心理治療師這行業,所以心中的漣漪亦隨著時間流逝而平伏了。機緣巧合之下,這幾年再次接觸到其他前世回溯治療的書籍,心靈再被觸動。就在這因緣際會下,我便踏上了成為回溯治療師(Regression Therapist) 實習生的路途。


曾經有人問我:「你已經有臨床心理學家的身份,為什麼還要去學習前世回溯治療呢?」


在心理治療領域,有著不同的治療方式和治療門派。在採取不同方式進行治療時,治療師像是戴上不同功能的眼鏡,從不同角度去理解面前的人。如治療師能從更多角度去理解一個人,便能夠以更精準及適合的方式去幫助求助者。因此,我一直樂此不疲,積極學習不同的治療方法。而回溯治療正是一個充滿發展潛力的治療方法,在歐美等地已經有很多成功實例,尤其能用於治療一些棘手個案。


從身邊的人了解到他們對前世回溯的看法後,我感到很多人對這個治療充滿好奇,但礙於缺乏資訊,導致誤會叢生。因此我有一個想法,就是把我應用前世治療的體驗與大家分享,讓大家可以明白,在這個神秘面紗後如何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以下的治療內容是獲得當事人同意才刊登的,當事人的真實名字及個人資料已被隱藏。


第一回 - 擺脫身心羈絆


朋友Anna應邀來體驗前世回溯。她分享說,從小她的膝頭以下一直感覺乏力,小腿和腳板無法隨心活動,自小便不時扭傷腳眼,小學至初中時膝頭已出現痛症。醫生說是膝頭的軟骨退化(初中生已軟骨退化!)。即使到現在已經成年,依然感到雙腳無力,屈曲膝頭時不免疼痛。帶着這個疑問,我和她進行了前世回溯治療。


在這次治療,我以Anna雙腿的無力感,作為引領她進入前世的切入點。Anna直接去到一個遭逢戰亂的時代。她感受並看到「他 」—— 前世的自己浮在海面,身受重傷,右腿膝頭以下被炸彈完全毁掉,左腳亦受重傷。他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時間太久,下半身已完全失去知覺。

很多時我們今世身體的痛症或沒有明顯原因的毛病,有機會是來自前世的一些創傷。Anna今次從她雙腳的無力感連接到前世「他」雙腿受傷,是很常見的情況。進入這個受傷的畫面時,Anna體驗到很多情緒,例如憤怒、傷心、絕望。這個時候就是前世回溯治療的重要部份,要讓一些來自前世未解決的情緒得以解除、釋放。


當Anna的情緒得以釋放後,我引領她去慢慢回顧這個前世的其他片段。在這個前世中,他是一個歐洲長大的男孩子,生長在快樂的家庭,父親是一個軍人。可能是受到父親影響,他長大後亦都參軍,逐步成為一位高級將領。雖然位居高位,他仍然愛民如子,和當地村民關係很好。不久,戰爭爆發在即,在他和其他將領商討策略的時候,與軍人同袍持相反意見,赫然發現自己原來無法保護他的這城鎮,很自責無法阻止戰爭爆發。他目擊轟炸機到來,槍林彈雨,城鎮內的人一一倒下,而他也被戰機上投下來的炸彈炸掉了右腿,更奪去了生命。


在了解他的前世所經歷的片段和創傷後,我引領Anna將在這個前世中所累積的情緒和身體的創傷加以處理和釋放。最後,Anna理解到,在這個前世之中,「他」背負了很多額外的責任,帶着一個愧疚的心和身體的創傷完成了他的一生。她明白是時候放下這些來自上一輩子的負擔了。在治療的過程中,她亦領悟到,人生中所遇到的事情,並非全部能在我們的掌控內,就像在戰火之中,即使身為將領,他的生命仍是很脆弱的,更遑論能保護其他人的生命。


Anna的前世回溯經歷,整整用了大約3.5小時。治療後,我和Anna都感到疲倦,但覺得很有意思。


完成治療的兩星期後,我再次聯絡Anna,了解她雙腿的情況,聽到Anna以輕快的聲線告訴我,她已經沒有感到膝頭疼痛,雙腿的無力感也大大改善了。而令她最驚訝的是,除了雙腿感覺改善,她發現以前經常感覺到自己做得不夠好,有對不起別人的這些感覺,亦都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這反映了Anna在這次前世治療中,不僅療癒了前世身體創傷帶來的後遺症,也解開了一些相關的情意結。


以下是Anna的分享:


參加Clare 的 前世回溯治療,帶著一點期待與緊張去體驗。過程中才發現我現在身體的某些小狀況,原來與過去某一世的經歷有關係。而完成治療後,有關的身體狀況亦明顯有所改善。同時沒有預期地,一些我平常慣性的情緒糾結,在過程後都獲得了釋懷。

我以前從未被催眠,亦未參與過任何前世回溯的活動。在未開始前曾擔心會否失去意識知覺,或會否看到一些不想看到的畫面令我難受。

我的體驗是,就如Clare所説,感覺就好像去看了一套電影,而這套電影是我以第三者角度去看一套關於我前世的電影。就如同看電影一樣,去到某些有同感的環節,會有體會感受與情緒牽動,但一切感覺帶著舒服的距離、同時伴隨釋懷的療癒力。

這個療程為我內心帶來我並未預期的完滿感,並在心裡加添了新的力量去展開現在的生活。感謝Clare


#RegressionTherapy

#PastLifeRegression

#回溯治療

#前世回溯治療

116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