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回溯治療系列(9)— 強迫症:擔心家人安危

已更新:2023年5月17日

Henry自中學開始已經被強迫症困擾,至今已經10多年了。他的強迫症症狀包括經常要檢查家中的門、電器、電線等是否已妥當地關上或放好;每天出門前,他都需要用10多分鐘的時間去檢查家中的所有東西,才能夠離開。詳細探討後,明白到Henry 的檢查是害怕家人會受傷害,例如被電線絆倒。另外對於數字他亦有所顧忌,如果遇到任何數字涉及家人年齡時,Henry便會覺得需要避開這些數字才能夠安心。他經常有一種不安的情緒,如果在新聞聽到一些天災人禍的事情,他腦海中不期然便會聯想到是自己家人遇到這些危險,他亦都經常擔心家人會遇到什麼意外,令他寢食難安。他清楚知道這些想法是沒有根據的,但是卻揮之不去,讓他非常困擾。


他不能夠理解為什麼會有這些強迫症的症狀。對他來說這些行為及想法都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卻沒有辦法停下來,總覺得是被逼着要完成那些檢查的工作,影響他的情緒,亦都影響他和家人的關係。在家人的催促下,Henry終於在最近見了精神科醫生,確診為強迫症,但他並不想用藥物治療,所以他亦同時尋求了心理治療。在會面的時候,我向Henry解釋了治療強迫症的認知行為治療方案以及回溯治療,讓他考慮。Henry想先以回溯治療來處理他的強迫症,因此我們便安排了回溯治療,看看回溯治療是否能有效幫助強迫症。


Henry通過催眠進入了前世的回憶之中,他見到自己正值壯年,穿着探險的服飾,隻身一人走向原始森林。可是途中不小心踩到捕捉野獸的陷阱,右腳受了重傷,幸而得到當地的土著拯救才拾回一命。當他在土著的村落休養時,目睹一些歐洲士兵的入侵,把土著的村落摧毁了,他亦隨着那些士兵回到城市中……因為這次受傷,他需要切除右腳。畫面一轉,Henry見到前世中的自己在參加女兒的婚禮,心中很高興。可是婚禮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有幾個穿著歐洲軍服的人手持刀槍,把他的女兒綁架搶走並刺傷了女兒的未婚夫。他清晰地見到自己吃力地跑出教堂嘗試追回被綁架的女兒,但是綁架者已經遠去,他只能跪倒在地上傷心欲絕,感到無力和痛苦。餘下的人生,他都用於追尋女兒的下落,他跟隨軍隊去不同地方找尋女兒。但是,至死一刻他仍未能找到女兒,只能帶着遺憾和自責離世。




在回溯治療中,Henry釋放了未能保護女兒的自責和痛苦的情緒。他亦都明白到,今生導致他的強迫症的不安焦慮,是來自前世的傷痛,這種明白讓他可以放下今生的不安的情緒。


在完成回溯治療後三個星期,我聯絡了Henry去了解他在完成回溯治療後的感覺。Henry分享說,他的強迫症症狀的嚴重性在完成回溯治療後已經減了一半,他開始可以忽略那些令他不安的思想,和可以控制到那些強迫症的檢查的行為。接着下來我便分享了應對餘下的強迫症症狀的處理方法後,然後便結束了這個通話。


我很好奇用回溯治療去治療強迫症的效用能夠維持多久,因此在完成回溯治療後的兩個月,我再次聯絡上Henry。他分享說,強迫症的症狀在治療後的一個月進一步減少,現在他已經沒有受到強迫症的困擾。雖然他有時仍然有少量的衝動想去檢查,但是他可以成功地阻止自己,而那些入侵性的不安的想法亦都明顯地減少了。


見到Henry有明顯的改善讓我非常之開心。通常強迫症的心理治療及藥物治療都是需要較長時間的,強迫症亦是一個較難治癒的情緒病。但在Henry的身上,總共只是會面了兩次,第一次是評估,第二次是回溯治療,見到回溯治療有如此大的成果,着實令人非常雀躍。雖然今次回溯治療很快見效,但是每一位強迫症患者的情況都是不同的,有一些強迫症的病人所面對的病情的嚴重性和複雜性都不同,所以可能需要較多次數的治療,以及配合認知行為治療才可以見到成效。


Kommentare


Die Kommentarfunktion wurde abgeschaltet.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