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回溯治療系列(15)—— 強迫症

已更新:1月24日

George受強迫症困擾已經有35年了。15歲的時候經歷家變,他必須要承擔起巨大的生活壓力,同一年他便出現了令他困擾的強迫症。George從來都沒有告訴任何人,亦都從未因此求醫,但在今年因為病情惡化,他決定尋求心理治療,和我安排了第一次會面。


George的強迫症是一種精神性的強迫症,有別於一般對強迫症的印象,例如經常洗手、檢查等等。George的強迫症全部發生在他的腦袋之中,行為上完全沒有顯現出來,因此難怪身邊的家人一直沒有留意到。他強迫症的情況是在他清醒的時候,腦袋不期然會出現一些自己的愛人被嚴重傷害的畫面,令他感到非常恐懼和心痛。為了對抗這種入侵性的畫面,George便在他的腦袋中將他的愛人換成另外一個完全不相識的女性,然後再想像把這一個女性轉移到另外一個空間,讓這一位女性免於傷害。這一種對抗入侵性思維的方法是一種強迫思想,功效上可以中和及降低入侵畫面所帶來的恐懼。雖然這種中和的方法看似有效令他放下恐懼和焦慮,可是只是得到短暫的平安,因為不需幾多分鐘,令他恐懼的畫面會再次入侵他的腦袋,而他只好重複以上的強迫思維去中和他的恐懼。有時他可能需要用上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去改變腦海中的畫面,過程越來越痛苦亦越來越困難。心情亦都會被嚴重地影響和變得低落,腦袋感覺閉塞。在最嚴重的時候,他一天出現的入侵性的畫面可以超過100次。清醒的時候無時無刻都在重複強迫思想,令George感到極之絕望,甚至覺得自己已患上了不治之症,直至死才能擺脫這個強迫症。








與George進行幾次心理諮詢時,我告訴他如何用傳統的認知行為治療方法去處理強迫症,教導他用正確的方法去面對焦慮後。因為George強迫症的內容與他今生的任何經歷都沒有關係,似乎是憑空出現,於是我們決定加上回溯治療在潛意識層面入手,加速處理這一個精神疾病。


在第一次回溯治療的時候,我引領George去回想起令他恐懼的情景,他立即想到自己患上這嚴重的精神疾病,很是害怕,亦都告訴我,他很害怕觸碰到別人的口水。這種害怕別人口水是他從來沒有告訴我的。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在George的心中這是一個令到他害怕的事情,便可以用這個事情作為回溯治療的情緒連接。而這個連接亦都非常之有效,因為他直接連結到他恐懼的根源:George突然感到全身僵硬,連他的手指都僵硬了,完全沒有辦法郁動。我在他身旁觀察,看到他的手指僵硬地曲起,像是鳥爪般。他努力想張開雙手,但只見到手指手掌在振動而他完全沒有辦法張開雙手。他說他感受到有股麻痹的感覺一路向上擴散去到他的心口,再蔓延到他的舌頭和面部,可以看到他沒有辦法靈活地移動他的舌頭,說話變得含糊不清。 然後,他感到頭部開始麻痹、腦部亦都開始麻痹僵硬,上半身呈現癱瘓的狀態,他的下半身依然可以靈活郁動。整個過程頗為嚇人,他說他很害怕自己以後都會如此,可想而知他是多麼的恐懼、這個身體的反應是多麼的真實。


坦白講,George如此強烈的身體反應是比較少會遇到的情況,我心中也嚇了一跳。到了這一刻,我和George依然不知道他究竟回到哪一個讓他這麼恐懼的回憶。於是,我依然引導他去面對和釋放他的恐懼情緒。經過了一段時間的釋放,George逐漸意識到自己回到前世,躺在一個比較黑暗的地方,眼前的景物是紅色一片,見到一個黃昏的日落,慢慢通過多次的體驗,他才說出他隱約見到有一條蛇在附近。我終於想明白了,George的身體是在重活一次被毒蛇咬後、毒發身亡的過程,這是他前世死亡過程的重演!


不過可以放心的是,回溯治療是一個非常安全的治療方法,因為即使我們去到一個如此恐懼的情景,這些都只是我們的回憶,而現實的我們是在一個非常安全的治療室中。每次在回溯治療的過程中,我們進入自己的潛意識,去體驗這一些強烈的情緒時候,我們是在釋放困在潛意識的情緒,每次的釋放都讓我們進一步減低潛意識中被困的情緒對自己的影響,每次釋放都讓被困的情緒更進一步減少。


George在釋放的過程中,逐漸重新得到身體的控制權和活動力了。中間我們甚至還休息了一陣子。George在休息的時候告訴我,這個體驗實在太精彩了,他有一刻以為自己整輩子都會如此,但是他卻是以輕鬆口吻說着這些說話。休息過後,我再次引領他去到這毒發身亡的前世回憶之中,這次身體的感覺雖然依然存在,但是程度明顯減弱了,最後我們亦用上一些催眠的技巧,讓George可以在這個記憶之中成功地重新得到身體的力量,改變了麻痹僵硬的感覺,並把這些儲存在身體之中的恐懼情緒徹底療癒。


在這次執筆重整George的治療筆記時,我才發現到George的這一個前世被毒蛇咬而毒發身亡的體驗,與他的強迫症恐懼息息相關。因為他有一種強迫症的恐懼是害怕進食了別人的口水。當時我們便是以這個他所害怕的畫面而連接到這個毒發身亡的前世根源:正是身體被蛇咬而注入了蛇的口水(毒液)而死亡。難怪他那麼害怕別人的口水!在結束第一次回溯治療,George才告訴我,原來他一直都害怕蛇,本來以為怕蛇是正常不過的事情,想不到是有前世的根源。


我們共用了兩次回溯治療去徹底解除被毒蛇咬毒發生亡的恐懼之後,在第三次回溯治療時,我們決定直接處理他核心的強迫症恐懼— 害怕愛人被人傷害的入侵性思想和恐懼。於是我便讓George在腦海中呈現出他最害怕的畫面,想以這恐懼連結到根源。但是George是百分一百懼怕這個畫面,只見他只是快速地讓這個畫面出現在腦海中1秒,他已經痛苦得流汗、滿面通紅、面容扭曲,身體繃緊,無法動彈。並且直接進入了他平時的中和片段,把他所懼怕的畫面改變成為一個安全的畫面。因為他真是極度恐懼這個畫面,他的意識會無所不用其極地去逃避這一個畫面的出現,包括在治療過程之中,亦進入逃避(中和恐懼畫面)的狀態。於是我便使用另外一種催眠方法,讓George可以用一個較溫和的方式進入這一個強迫症的根源。George馬上連結到一個古代的畫面,大約是是二百多年前的中國。他見到自己穿着唐裝衫,在一個有城牆的市鎮裏探索。或許因為他的恐懼太強烈了、中和的習慣性太強大了,因此我們總共用了四次的回溯治療去處理這個前世。以下是我在回顧這四次的回溯治療筆記後,整合而成的:





George回到二、三百年前的中國,身穿唐裝衫,黑色布鞋,在城鎮裏行走,鏡頭一轉,他去到一個客棧,見到很多看起來是很凶狠的江湖人物在客棧裡飲酒吃飯。他的心情突然變得沉重,然後他發現這些人向他一湧而來去攻擊他。在我聽起來,當中有很多情節是被跳過去的,於是我引領George一次又一次地重回過去,去徹底地回憶起這個事件。慢慢地,George感受到他心情越來越沉重,心中有強烈的報仇念頭。他發現自己手持兩個斧頭,向着這一班兇惡的人斬過去,而對方亦都還手攻擊他。然後他的潛意識帶領我們回到比報仇打鬥更早的時間,這個時候他在客棧的樓梯向下行,然後見到一個女子,被二十多個凶惡的人包圍住,他知道這些人將會嚴重傷害這個女子。George突然之間變得很緊張,他很害怕會見到那個女子被傷害的畫面,於是他不加思索便立即把這個畫面改變,直接帶領這個女子離開現場。很明顯,這亦是一個中和及逃避的方法。我用了各種方法去鼓勵他面對這一刻的恐懼,可是那個逃避的力量實在太強大了,每一次叫George去重新體驗這一個片段時,他仍會不期然地避開重點,例如他會進入這個女子還未被傷害之前的畫面,又或者去到這個女子已經被傷害之後(女子獨自一人)的畫面,然後他把這個女子救出。


這些逃避的情況反映強迫症的恐懼實在太大了,即使在催眠狀態之中,仍在不停地逃避。見到George每次做完回溯治療後都像是打完仗般,真的非常欣賞他的勇氣和一直堅持做回溯治療。


最後,George鼓足勇氣,並在我的建議之下,讓自己在腦中目擊這女子被嚴重傷害的畫面1秒。在及後的探索,我們知道,在這一個前世之中,George和這一個女子似乎是認識的,並似乎是戀人的關係。他在這個前世之中因為沒有辦法保護這個女子,感到極大的自責和痛苦。雖然他有為女子報仇,殺出一條血路,可是離開客棧後被官兵所殺。對於他來說,被殺一點也不痛苦,反而像是一個解脫。但是他離世時仍帶着強烈的痛苦和自責,前世的傷痛亦都影響了他今生,造成他今生的強迫症。


George的強迫症在每一次回溯治療後都逐漸降低,雖然中間有出現沒有改善的情況,但是症狀最終都大大地減少。在完成6次的回溯治療後的兩星期,我打電話去跟進George的情況,他說他現在已完全不被困擾了,強迫症的入侵性畫面和思想已經大大降低了。由原本接近9分( 10分滿分)的嚴重程度,下降到現在的0.5至1分。他分享說自己已經不再害怕這些強迫症的畫面了,並可以輕易地忽略這些畫面。George說,當初剛開始求醫的時候,他覺得強迫症就像是心理疾病之中的癌症,但是在治療後,他覺得這個病是完全可以醫治的,不用太害怕。


在這裏,我亦想表達對George的感激,感謝他一直的堅持和信任,才讓我們可以用回溯治療,去徹底療癒這個強迫症。有時我會遇到一些客人嘗試回溯治療,但試過1-2次後覺得效果不明顯,便放棄治療。在我看來是很可惜的,因為每個人的問題的嚴重性都不同,康復的過程和速度都是不同的,有時做一次回溯治療會有很大的效果,但有時可能需要堅持做多幾次回溯治療才見到效果。例如本身的情緒困擾了超過10年,又如何可以期望1-2次的回溯治療可能把十多年的問題解決掉?下一篇文章我會分享一位做了9次回溯治療的個案,讓大家更明白回溯治療的複雜性。



以下是George的分享:

「 Hi Clare, 很多謝你陪伴我走過治療的道路,現在已經好番很多很多了。記得在我最困難的時候,想找你傾訴,你便在百忙之中抽一些時間和我傾談,和你傾談完之後,我的情緒也定下來了。在你的工作室我當你是我的好朋友,你真的很好人,無言感激!!」


239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ments


Commenting has been turned off.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