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回溯治療系列(14)—— 靈魂深處的恐懼

每次幫客人做回溯治療,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非常新奇的體驗,因為我們無法預計潛意識會帶領我們去哪裡。但是,只要我們跟隨潛意識的指引,這體驗便一定會為我們帶來美好的改變。以下的客人總共做了兩次回溯治療,並且兩次都是回到同一個前世,才能完全釋放那個前世帶來的影響。以下的文章有少許驚嚇內容,請考慮是否繼續閱讀。


Serena想處理她容易失控的憤怒情緒。自小她便會因為別人的一些說話、表情,輕易觸發她不合比例的憤怒。在她憤怒爆發時,她的情緒不單是憤怒,亦經常感到受威脅和委屈,眼淚會在憤怒時不由自主地流下來,亦會忍不住破壞自己的一些東西,例如自己的功課、物件,心情久久無法平伏下來。身邊的家人朋友對於她經常的憤怒發作已經是見慣不怪,但亦都束手無策。





Serena來自一個破碎家庭,家中有個會虐打妻兒、家人的爸爸,媽媽自小離她而去,剩下她和爸爸相處,爸爸亦經常無故體罰和虐待她。我心想,有這樣的成長背景,Serena可以現在仍然努力地生存、積極向上,已經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了。而她的憤怒情緒,應該與她的成長背景有密切的關係。因此在做這個回溯治療之前,我心中暗想,這應該是回溯到今生受傷害的片段吧!Serena來到我辦公室時,心情亦是非常放鬆自在,不帶任何期望,只有好奇的心,輕輕鬆鬆地開始這個回溯治療。


在剛進入回溯時,Serena回想到一些令她憤怒和委屈的記憶,在連結這個憤怒和委屈的情緒後,Serena直接進入她的潛意識深處,突然之間她面部流露出驚恐的表情、身體收縮起來,並用被子蓋住自己的面。她驚恐地說:「我見到有一隻好恐怖的眼睛在我面前瞪着我,啊,好恐怖啊……這一隻眼睛在我面前飄來飄去,我好驚呀!!」這一番說話,讓我有點兒摸不着頭腦,但是我仍引領她去繼續連結這個場景。慢慢Serena見到自己是一個歐洲古代的男仔,旁邊有一個很漂亮的女孩,但是他很害怕這一個女孩子,因為這個女孩子面無表情、眼睛也不眨一下,令他不寒而慄。而在這個女孩子的身後有一個身材魁梧的男人穿著古老的黑色大衣、黑色的尖頂帽,亦令人很不安。Serena在過程中仍然感覺到非常恐懼,她瑟縮着身體,用被子蓋着自己半邊的臉,一直說很害怕很害怕。我心中在想,為什麼憤怒的情緒會去到害怕的情景呢?但是我們要相信潛意識的帶領,因為潛意識是最了解我們問題的根源的。於是我繼續幫助Serena去連結這一個前世中的場景。她發現,前世中的他一直在注意着那一個恐怖女孩的時候,身後的男人突然拿起斧頭向他衝過來,然後一瞬間便把他的頭斬下來。速度之快,前世的他根本沒有意識到被襲擊便死了。在我面前的Serena 說她感到右邊的頸有痛感,那個位置便是被斬開的地方。前世中的他見到自己的頭顱滾了在草地上,然後那個女孩子面無表情地走過去拿起他的頭顱,眼也不眨地注視着他的頭顱,這一個眼神讓他感覺到極度驚恐。這個女孩子實在太恐怖了,他感受到自己的頭顱的血不停地流下來,而那一個女孩子一點表情也沒有,冷漠地繼續拿着他的頭顱向前行,然後去到一間小木屋裡面,再把他的頭顱拋進一個已經準備好的水煲裡去煮,然後那個女孩子就在水煲旁邊悠閑地看書。整個過程Serena 一邊尖叫、一邊告訴我她所看到的一切。作為旁觀(聽)者的我,亦都感到背後一股寒意。在極度恐懼之下,Serena 忍不住睜開了雙眼,脫離腦海中前世的畫面,回到現實之中去回一回氣。這些恐懼情緒的強烈程度,是我從來未見過的。


讓Serena休息了一陣子之後,我再次引領她回到這一個恐怖的場景,因為這些恐懼的情緒,一直烙印在Serena的潛意識之中,我們需要通過重復體驗這一些恐懼的根源才能夠把這些情緒完全釋放的。因此雖然聽起來感覺很殘忍,要她去再次體驗這個恐怖的場景,但是這是一個必須要經歷的動作,才能夠幫助她釋放這個埋藏在靈魂深處的恐懼。


當Serena第二次進入剛才被殺被烹煮的前世回憶,她再次感受到極大的恐懼,但是已比第一次回憶時少了很多恐懼。在治療的過程中,我應用了許多回溯治療的創傷治療方法,例如去釋放儲存在身體中的創傷記憶的方法、加強版的催眠等等,讓Serena在體驗這一個慘烈的死亡過程中釋放更多的恐懼和得到解放。


在這個案例中,可以想像到回溯治療是一種非常專業的深層潛意識治療方法,過程中有機會回溯到過往(包括今生前世)的創傷回憶,並且伴隨強烈的情緒和逼真的體驗。因此當考慮做回溯治療時,請謹慎尋求有專業訓練的回溯治療師,才能安全地得到療癒,而不是被二度傷害。


當我觀察到Serena已經釋放了大量的恐懼後,情緒平穩下來後,便繼續引領她去了解到這一個前世。前世的他是古代的一位荷蘭王子,而那一個女孩子是他的同父異母妹妹。王子得到父王的喜愛,似乎是王位的承繼人。這位王子一直嘗試和這個妹妹建立友好的關係,但是這個妹妹卻一直冷漠對待他,最後甚至指使手下把這個王子殺害。當了解完這個前世的片段之後,我們便結束第一次的回溯治療,並且安排Serena在一個星期後回來完成這一個前世回溯治療的餘下部份。


第二次回來做回溯治療的時候,Serena告訴我,這個星期她的心情很平穩,並沒有受到第一次回溯治療的影響。她本來以為自己會發惡夢想起這一個恐怖女孩子,但是事實是她第一次治療後,感覺非常良好的。於是我再次引導Serena回到這一個前世之中,把這前世中最大的恐懼— 關於頭顱被烹煮的片段,去徹底釋放這恐懼。


在這一個前世之中,他的死亡非常突然,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已被殺死。所以他的恐懼不是來自於他的生前。他的恐懼是來自於死後,在他的頭被斬後,頭顱被妹妹拾起並且拿去烹煮這一個片段。這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狀況,讓我們見到,在這種瞬間死亡,即使身體已死亡(身首異處),而靈魂未能及時離開身體時候,靈魂依然在接收着訊息,這些靈魂體驗到的經歷依然會引發強烈的情緒並烙印在潛意識之中。Serena在剛開始第一次回溯治療時,見到的一隻恐怖眼睛,相信就是在他死後,妹妹提起他的頭顱細看他的時候,他的靈魂見到妹妹的恐怖眼神,再加上見到妹妹木無表情、冷血地把他拿去烹煮,這些恐怖的畫面便烙印在他的靈魂之中。


在第二次回溯治療,我在尋找Serena 在這一個前世的剩餘的困擾,配合不同的回溯治療技巧,讓她徹底地釋放殘餘的恐懼。在第二次回溯治療的尾段,我再次引領Serena去回顧他死亡的片段,這次Serena告訴我,她沒有任何感覺了,一點也不怕了,說話說得非常輕鬆自在。這代表她已徹底地治癒了這一個前世帶給她的恐懼情緒。而在治療的過程中,Serena亦都明白到這個前世是怎樣影響她今生的憤怒情緒。她明白到她把前世的恐懼帶來了今世之中,因此當她在今生面對任何讓她感到受威脅的情況,便會觸發潛意識中的恐懼並立即轉化成憤怒的情緒去保護自己。所以剛開始回溯治療時,她的潛意識直接引領我們來到她憤怒情緒的根源,便是這一個讓她累積了強大恐懼的前世。


完成治療時,Serena告訴我:「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早前香港發生的烹屍案,讓我那麼恐懼。當時我害怕到兩三個星期睡不着覺,甚至尋求社工的幫助,但依然不合理地懼怕。現在明白到當時的恐懼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很高興Serena在完成第二次回溯治療的時候,帶着輕鬆的心情離開我的辦公室。在兩星期後的跟進,Serena告訴我,她的憤怒情緒由之前的頂點10分滿分,下降到現在的3分。最近她的爸爸亦都在騷擾她,她已經不像以前那樣突然爆炸地憤怒,而是能夠克制自己找她的朋友商討應對方法。這是一個極大的進步,很高興在兩次回溯治療中,讓Serena大大地降低了她的憤怒情緒。


每一次做回溯治療,對我來說都是一個有趣的探索,因為你不會知道潛意識將會帶領我們去探索哪些地方哪些回憶。但是我們可以相信自己的潛意識的智慧。就像這一個個案,憤怒的情緒連結到恐懼的前世體驗,並且在治療後得到快速的改善,便是一個確實的證據,讓我們可以對這一個由潛意識帶領的回溯治療更有信心。


252 次查看0 則留言

Komentarai


Komentavimas išjungta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