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回溯治療系列(13 )——為什麼把我送來這個世界? !

已更新:2023年9月26日

「神,你為什麼把我送來這個世界受苦? !」這個想法在Carole 的心中纏繞多年,自她有記憶開始,她已經有這一個疑問,或者更準確地說是怨恨。


Carole並不是怨恨父母把她帶來這個世界,因為她知道這不是父母可以控制的,她更怨恨的是神,因為她不明白神為什麼要把她送來人世間受苦,經歷生老病死。她覺得人生活在世上,只有痛苦,沒有意義;人在出生以後,便是在等待衰老、等待病痛、等待死亡、等待身邊的人離開,沒有希望,即使有輪迴亦未必是好事。Carole覺得自己的生命像是一個棋子,被人玩弄擺佈。其實在她的心中,很渴望找到生命的意義,但是在過去嘗試從不同的方向去找生命的意義,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儘管在別人的眼中,Carole的生活是令人羨慕的,她有一份收入不錯、穩定的工作,身邊有愛她的伴侶,養了可愛的小狗陪伴,可是在她的內心深處,仍然有「生命是痛苦和沒有意義」的想法。在夜闌人靜的時候,Carole獨處時便會感到很強大的無力感和傷心感覺,她覺得生命在流逝,可是自己的一生究竟是為了什麼?究竟這一生的人生意義是什麼?情緒經常變得很低落。



幾個月前,Carole發現自己的健康出現了一些問題,她切身體會到身體是有限期的,時間在倒數、生命是有限期的,但是至今她仍覺得自己不知為什麼要活着,這種感覺和身體的毛病導致她感受到強烈的焦慮,繼而變成抑鬱。最嚴重的時候,Carole甚至出現了自殺的念頭。亦都是因為這些原因,開始了她的心理治療的道路。與Carole見了三次面之後,我建議Carole可以嘗試用回溯治療去處理她的焦慮和抑鬱的情緒。在考慮過後,Carole覺得她抑鬱的情緒較為嚴重,所以我們便選擇以抑鬱的情緒作為治療的目標。因為回溯治療每一次是要針對一種情緒去治療的,通常我們會選擇最強烈的情緒作為治療的目標。


我用催眠的方式讓Carole連結到這種傷心、生命沒有意義的感覺。很快地她便進入了出神的狀態,並且大哭起來,一邊哭一邊說我在媽媽的肚中,我不能動彈,周圍沒有任何聲音,我左邊的頸有東西壓着、纏住,頸變得越來越腫,我不要在這裡!為什麼把我帶來這個世界? !」Carole強烈的情緒,把我也嚇了一跳,於是我便引領Carole去到這個人生的下一個重大事件。慢慢地Carole的前世便呈現在我們的面前。


前世的他見到自己正在焦急地坐着一隻木船,雙眼望向遠方的小島,感受到很心急很想哭,因為他知道他趕着見一位很重要的人,而這個人就快死了。這時的他大約有30多歲,是一位穿着日本浴衣的中年男士,是古代的日本。在船隻泊岸的時候,他心急地趕着回去,回去自己的家。當他回到家的時候,見到妻子滿面病容,躺在地上睡着了。他小心翼翼地躺在妻子的身邊陪伴她。看到妻子呼吸非常微弱,生命似乎在逐漸流走,他感到非常心痛和非常後悔。他強忍着眼淚,心中默默在流淚。他怨恨自己沒有留在妻子的身邊,一個人離開故鄉到外地闖蕩了十多年。在古代的日本,男人是不能夠表露自己的情緒,因為這是一種軟弱的表現。在自責和後悔之中,他不知不覺地在妻子旁邊睡着了。當他醒來的時候,發現妻子已經不在身邊。他急急地起床去尋找妻子的蹤跡,發現原來妻子已經離世了,屍體已經被人抬了出屋外,在屋前不遠處進行着喪禮的儀式。他不敢踏出自己的家門,因為他怕自己走近妻子的身邊時候,不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而崩潰大哭。所以他強忍着心中極大的痛苦,站在自己的家門,看着前方的人埋葬妻子,心像是在滴血般痛苦。


他怨恨自己虧待了妻子、沒有陪伴妻子,才會令妻子這麼年輕便離世。因為心中的痛苦太強烈了,他沒有辦法再看着妻子被人埋葬,便一個人走到屋後的山上,呆呆地蹲在樹林中,強忍著眼淚。他沒有辦法放下自己的妻子,更沒有辦法原諒自己,他很後悔、很內疚沒有留在妻子身邊照顧她,亦沒有好好地過自己的人生。


妻子安葬後,他又再次啟程,去過他流浪的生活,因為在家鄉已經沒有什麼讓他牽掛的了。他站在船頭,回顧自己的一生一直在四處流浪尋覓一個夢想的地方,但最終什麼都沒有找到,現在妻子亦離開了,他覺得非常自責,很想陪伴妻子。他感覺這個人生沒有任何希望,沒有任何意義繼續活下去,因此他縱身一跳,跳入海中結束自己的一生。


在他流浪的10多年中,他只是在不同的地方做苦力,生活非常之孤單和苦悶。本來他想在家鄉以外的地方尋找更快樂的人生,但是生活迫人,他只能夠營營役役地做一些低等的工作。整個人生都沒有什麼意義,流浪只是換來他錯過與妻子相處的時間,什麼也沒有得到。因此在他死亡的時候,他帶着對這個生命的失望,帶着對妻子的內疚感,對於自己沒有好好過人生的失落感,離開了這個人生。



雖然在這一刻Carole回憶中前世的自己選擇了結這一個人生,但我仍帶領Carole去了解這一個前世的其他片段,讓她能夠更完整地了解自己這一個前世。Carole回憶起在這一個前世的小時候,父親經常指責他、批評他沒有用,而他的母親只是在一旁沒有表情、漠視父親對他的指罵。他自小便感受不到父母對他的愛,他不知道為什麼父母要把他帶來這個世界。


出於好奇,我引領Carole再次回到剛進入前世時,在母親肚中的痛苦時候,去探索一下為什麼Carole在進入這一個前世時,會體驗到的那種恐懼和壓迫感覺。原來前世的媽媽在懷孕後期,有一天在廚房煮食時,突然之間昏迷了過去,整個人跌倒在地上,差一點便死了,後來鄰居發現才把媽媽救回來的。Carole在剛進入前世回溯的那一刻所感受到的死寂、快要窒息的感覺、和被東西壓着自己頸部的感覺,就是在母親昏迷那一刻跌倒在地上的那一個感覺。在我們明白了整個前世的片段後,我們便進入療癒的環節,去釋放這一個前世所帶給來的內疚感、無助感,和傷心的感覺。


在療癒的過程之中,Carole連結了自己的高維意識,她明白到,她把這一個前世之中的傷心和內疚感帶到今生之中。前世的傷心是因為內疚自己沒有好好過自己的一生,和沒有足夠地愛自己和妻子。而今世的Carole亦都是深深地內疚沒有好好地對待自己,沒有積極地幫助自己去活得更有意義,因此內心感到內疚和傷心。Carole明白到她需要放下這些內疚感,亦都要放下太多的擔憂,並且要勇敢地用自己認為好的方法去生活。她明白到人生是一個學習的機會,最重要的是過程,不需要太執着或擔心,亦都不需要批判自己如何對待自己,跟隨內心的直覺去生活,去體驗人生便可以了。Carole帶着所得到的智慧結束了這一節回溯治療。


我在三個星期後再次聯絡上Carole,去跟進她在做完這一個回溯治療的感覺和改變。每一次在開始第一節的回溯治療前,我和客人會討論好要處理的情緒或身體的目標,並且把各種情緒、身體症狀都一一記錄下來。然後在回溯治療後的2-3個星期,我會再去收集最新的情緒和身體反應。因為有治療前的數據,跟進時便能輕易地了解到情緒和各種身體的症狀有沒有改善。Carole告訴我,她的傷心情緒已經大大地減了三分之二,而憤怒的情緒(雖然不是這一個回溯治療的目標)亦都減少了。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傷心情緒,很適宜再安排多一兩次的回溯治療,去把這些傷心的情緒徹底地釋放。我們在處理一個情緒問題,通常需要用三至六次的回溯治療便可以完全清除。有些人情況較為複雜的,可能需要多幾次的回溯治療。每個人的情況都不一樣,有些人在第一次治療後有很大的改善,但有些人要做多幾次的治療才會突然加速改善,所以我們在決定做回溯治療時,要有心理準備和信心去嘗試。


177 次查看0 則留言

Comentarios


Los comentarios se han desactivado.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