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回溯治療系列(11) — 行醫的痛苦

這一個個案的主角是一位醫生,在此稱乎她為Queenie(化名)。因為Queenie所經歷的情緒困擾和最後治療的內容都與她的職業息息相關,因此得到Queenie的許可才會把她的職業在這裏公開。


Queenie是一位非常細心、有愛心、有能力及醫德的醫生。她在一路的成長過程中,都是一位非常努力、表現優良的學生。在她自小努力之下成功進入了香港的醫學院,訓練成為一位醫生。過程中雖然充滿壓力和挑戰,她亦都能夠應付並且得到不同的上司的肯定,並一致認為她是一位難能可貴的醫生。


可是當她完成了所有的醫科訓練、正式成為一位醫生後,她在醫院開始執行正式的醫生工作的時候,無緣無故地,她便出現了強烈的焦慮和抑鬱的情緒。她一直以為是自己給予太大的壓力自己,嘗試減低壓力,可是這些情緒卻越來越嚴重,大大地影響了她的工作時的狀態。於是,她只好尋求精神科的治療並被診斷為抑鬱症並且有焦慮的情緒,需要服用抗抑鬱和抗焦慮的藥物去應付她的日常工作。可惜,這些藥物都沒有幫助到她或減少她的抑鬱和焦慮問題。她每天仍是懼怕着自己有沒有漏看了任何病徵、懷疑自己會不會做得不夠好、甚至乎會因為一些小錯誤便嚴重地責怪自己。長期地處於這種惶恐不安的狀態底下而精神極度緊張。


壓倒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來自於一位病人的逝世,過程中涉及一些其他人的醫療事故,可是即使不是她導致的,她仍然深深地自責,情緒陷於痛苦的深淵久久不能自拔。自此以後,她的情緒病急轉直下,即使不停增加精神科藥物的劑量。可是,用了高劑量的藥物,抑鬱的情緒更加嚴重,令她有自殘、自殺的想法。最後,她逼不得已需要由全職轉為兼職,並由兼職最終完全辭掉醫生的工作,停工休息。


Queenie分享說,即使辭了工作,每次只是坐車經過曾經工作的醫院,她都會心跳加速、讓她非常不安恐懼。因此,她時常覺得自己已經沒有辦法再做醫生了,這種想法讓她非常難受,覺得自己沒有價值。




Queenie第一次預約我的時候,是她已經停止了醫生工作後的一段長時間了,並且正在準備減藥,希望可以徹底停藥。因為當時她已經停止了醫生的工作一大段時間,這些與工作相關的恐懼焦慮、抑鬱已經被放在一旁了,所以我們過去一年的會面,是在處理她其他的情緒困擾。機緣巧合之下,Queenie在進修的醫科課程最近需要考試評核。Queenie已經差不多完全停了藥,精神狀況已經好了很多,所以大家覺得這一個考試不會是一個多麼大的困難。可是在考試當天,Queenie在開始準備前往考試場所的時候,那些驚恐焦慮不安的情緒再次湧現,讓她感受到非常之震驚、恐懼和絕望。在過程之中,她一直害怕會在這個考試場所碰見過去的上司。一想到這裏,恐慌和焦慮的情緒像海嘯般洶湧而來,讓她不得已必須要再次服用抗焦慮藥物去應付這一個考試。她覺得一直在克服的情緒病又再次復發,令她非常絕望和恐懼。


亦都是因為這一次的體驗,再次激發起Queenie在過去作為醫生時候所體驗的焦慮,因此我便建議她嘗試用回溯治療去處理她這一個與工作息息相關的焦慮恐懼。


通過連結這種恐懼焦慮的情緒,Queenie直接來到了她的前世。在前世之中Queenie是一位中國小城鎮的男醫生,自小家境清貧,父親努力地供養他去大城市中學醫,所以他亦背負着鄉親父老的期望在讀完醫科之後回到小城鎮中執業,成為小城鎮中的惟一一位醫生,一直努力行醫,他幫了不少城鎮中的居民。可是,在這一個前世中,發生了一場瘟疫。在他的回憶裏,他見到整個醫院充滿了病重的人,但只得他一個人在應付着。可是因為這是一個不知名的瘟疫,完全無從下手、不知道可以做些什麼。這種無助恐慌的感覺深深地烙印在他的心中。


眼見醫院裏的病人越來越多,全部人的期望只放在他一個人身上,而他沒有任何支援,只得他一人苦苦支撐着整個醫院整個城鎮,那種絕望無助的感覺蔓延在空氣之中。後來,病人的情況越來越差,一個一個在他面前逝去,病人的家屬亦都埋怨他無法挽救自己親人,而指駡他,這亦加重了本身他對自己的自責。最後,大城市派來一些外國人醫生,並告訴他說這種瘟疫是沒有藥可以醫治的,只可以給予病人足夠的水份,讓病人自己的免疫力去擊敗這個瘟疫。當得到這些支援和對於疾病的理解後,他幫了不少病人渡過了這個危難。可是經過這場瘟疫的洗禮後,他已經心灰意冷,被重重的自責和無力感壓得完全失去了對於自己的信心。最終他決定離開醫生的工作,在小城鎮中幫其他人寫信作為職業。而他亦都一直帶着這種遺憾、失敗感而鬱鬱而終。


Queenie在回溯治療的過程中,不單止了解了她關於醫生工作的恐慌焦慮抑鬱的來源,亦在治療的過程中釋放了來自前世的困擾的情緒並且原諒了自己,明白到前世的自己當時已經盡了全力。在回溯治療的過程中,Queenie的情緒得到徹底地釋放和解決。

本來Queenie是沒有打算在短期內重回醫生工作崗位的,因為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辦法可以重新做回醫生,因此我們不知道究竟這一個回溯治療對她的恐慌焦慮和抑鬱是否有幫助,所以打算暫且先放一旁等幾年後再觀察。機緣巧合之下,Queenie的家人最近病了並且住入了Queenie以前工作的病房,Queenie被迫每天都需要回到以前工作的地方去探望自己的家人並且有機會遇上以前工作的夥伴或上司。Queenie在還未進入病房之前心中有些許忐忑,因為她知道自己很害怕重新回到這個場景。可是出乎意料之外,在回到以前的工作單位,見到一些曾經共事的同事上司面前,甚至站在那位逝去的病人的曾經睡過的病床的旁邊的時候,Queenie感受到的是平靜的情緒。這種感覺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心中出現了一個念頭就是:「我可以再次做回醫生了!」


Queenie的分享讓我們都感受到非常鼓舞,亦都再次感受到回溯治療強大的療癒力量。Queenie本來並不太相信前世的,在做這個回溯治療的時候,她理解是她的潛意識用說故事的方式去幫她釋放情緒,治療效果同樣地明顯和有效。所以我們的意識是否相信有前世並不影響回溯治療的效力。Queenie的這個例子讓我們明白到無論你是相信前世還是覺得這是潛意識用故事的方式幫你治療你的情緒,結果都是非常正面的。而對我來說,我更加相信這是一個前世的體驗,因為這個前世的經驗非常合理地解釋到Queenie在今世再次做回醫生時,重新激發起前世遺留下來的情緒困擾,最終,亦都是需要通過回到前世的回憶中去釋放這些來自前世的情緒,才能夠徹底地治療因為前世的情緒而導致今生的情緒困擾。


236 次查看0 則留言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