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搜尋
  • 作家相片Clare C. Chan

前世回溯治療系列(7) — 無盡的焦慮和羞恥

已更新:2023年5月17日

Florence 在第一次和我會面的時候,訴說着她在工作單位的不公平待遇,被人欺壓、找她的錯處、孤立等等。她覺得上司、同事對她都不太友善。她很害怕在工作上會犯錯、遭人看低和批評。所以她用比平常人多幾倍的努力,去確保她手頭上的工作完美,例如一份文件要重複檢查多次、每隻字去核對,確保完全沒有任何錯誤,才不會讓人找到垢病的地方。在開會時候,她害怕自己會講錯說話、受到別人的批評,在開會前很多天已感到害怕,提前做大量的準備,每次開會前心中都有極大的壓力和焦慮。她的焦慮問題已明顯影響她的情緒和精神,為她帶來很大的困擾。


但是,最嚴厲批評Florence的,其實是她自己。自小到大,她一直都有一種深深的羞愧感和自卑感。她不喜歡自己,覺得自己一無是處、頭腦不靈活,只是靠勤力去補償天資上的缺乏。但是,真實生活的她,不單是一個很勤奮的人,亦都有實力,她取得學士和碩士學位,現在更在修讀第二個碩士;工作上亦有升職的機遇。客觀來說,她並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不濟的。可是腦海中對自己的看法卻是完全相反的。


與Florence會面幾次後,我們決定嘗試前世回溯治療,去看看這個治療方法對於她的焦慮症有沒有幫助。我引領Florence回想起她在主持第一次工作會議的回憶,打算讓她接觸到焦慮情緒,但是出乎意料之外,她感到最強烈的是羞恥感。因為羞恥感是一個很強烈而且很難處理的情緒,是情緒病中常見的核心情緒,於是我便以羞恥感作為連接,引領她回到前世的回憶中。







在Florence的前世中,她見到自己是一個腳穿草鞋,帶着武士刀的一位中年日本男人,在田野旁邊的小溪旁休息,雙腿浸在溪水中感到很清涼很寫意。但畫面一轉,他便來到一個相熟的酒館之中,一邊喝酒一邊吃豬腳。突然有幾個人在酒館之中打架、滋擾老闆娘。他看不過眼於是便出口制止這些人,甚至和他們交手,對方不是他的對手,落荒而逃但是卻拋下一句說話,說不會放過他的,然後他們便走了。這個時候我問Florence是否看到自己的容貌,她說未能夠見到自己的樣子。然後到了下一個畫面的出現,Florence跟我說她見到自己的樣子了,並說:我想我已經死了,因為我的頭被斬了下來,我的雙眼睜大、滿臉鬍鬚、很兇惡的樣子。Florence接着描述自己正在戰場上,騎着戰馬,正向前奔、殺向敵方陣營的時候,被人從旁偷襲斬首,在他頭顱跌下來的一刻,他更聽到遠方有很多人在歡呼喝采。然後,他見到自己的靈魂離開身軀浮上半空,放眼望向周圍,見到很多的人的靈魂像他一樣飄上半空,並和他一樣,呆望自己躺在地下的身軀,什麼也做不到,這些靈魂都是他所帶領的士兵。當他聽到周圍的人因為他的死亡而歡呼的時候,他感到非常之羞恥,他覺得原來我的死去會令這麼多人快樂!他亦都很自責自己讓很多戰友因為他而喪失生命。他死的時候,帶着強烈的羞愧、自責、和失落的感覺離開。


Florence在前世回溯中,由酒館的那一個回憶直接去到死亡的那一刻,中間一定是有很多難以承受的事情發生,讓他的潛意識直接略過,而去到死亡終結那一刻。作為回溯治療,我們需要徹底地了解到自己前世所經歷的傷痛,從而讓我們在傷痛之中釋放這些冰封了的情緒和得到治癒。因此我引領Florence去回顧他的過去,進一步了解究竟在他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於是,我引領Florence再次回到他在酒館驅散那些流氓後發生的事情。他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剛剛為他誕下一名兒子,但是因為他的工作關係結了很多仇家,他只可以把他的愛人和兒子收藏在很隱蔽又黑暗的小屋子中,希望讓他們逃過仇家的追殺。可是當他由酒館回去的時候,他發現他的愛人和剛出生的兒子均被人殺害,他的愛人更有被人強暴後的跡象。面對這個情景Florence心痛得像撕裂一般,眼淚不停地流下來。他然後回憶起和愛人相識的點滴:剛開始的時候他是一位有錢人家的近身侍衛,負責保護這家人的女兒,後來他們相處得多,日久生情,相相墮入愛河,但是因為女子的家人反對,他們私奔了,並過着平民簡樸的生活。





他很自責,因為自己而讓他一生的摯愛慘死於他的仇家手下。面對喪失妻兒的打擊,他決心今後不能夠再與其他人發展感情,因為這樣會連累更多的人。傷痛和仇恨淹沒了他,儘管他已經很快報了仇、殺死了那些殺害他妻兒的人,但是這些仍不能治癒他內心的傷痛。自此以後,他過着麻木沒有感情的生活。他用他的本領,在當時日本藩鎮鬥爭之間,成為刺客,為一些有錢的貴族服務,暗殺其他人。他的刺殺成功率很高,讓他在這一個行業一直步步高升,得到很多人的賞識。最後他一路升職,變成一位將領,幫當時的貴族去攻打其他的藩鎮。終於在一次的戰爭之中,他被對方的刺殺者殺死,結束了他痛苦的一生。臨死的時候,他帶著深深的自責和羞恥感,覺得自己害死妻兒、戰友,亦都討厭自己。這些情緒似乎都影響著Florence的今生。


在前世回溯治療中,Florence慢慢明白到她的前世是要學懂原諒自己及他人,亦都在治療中放下羞恥感,完諒了自己。


兩個星期後,我再次和Florence會面,她很高興地告訴我,原本的羞愧感已大大地減少了,她亦能夠在公司的聯誼活動之中,輕鬆地表現自己、參與活動。然後在一個月後的會面之中,她告訴我羞愧的感覺整體是跌了,但是她仍然會有一些自我批評的說話,相信這些自我批評是她20幾年的習慣,需要慢慢更改。但是在情緒方面,已有很大的改善。有趣的是,她告訴我,現在她不再覺得上司和同事對她有不友善的地方,她能夠和上司、同事更加舒適地相處,這樣亦大大減低了她的壓力和焦慮感覺。


我一直覺得前世回溯治療是治療我們潛意識的部份,包括我們的情緒。但是我們亦需要在意識層面學習一些重要的課題,例如如何培養接納自己、愛自己的心,這些仍然需要我們在今世慢慢努力的。


bottom of page